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正文
经验从数千份合同里积累而来
发布时间:2016-08-08 信息来源 : 政策法规司

    从本世纪初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之时起,刘岩带领团队,为我们构建起一座无形的奥运法律工作大厦。正是他们这一块块奠基石的累砌,为成功而辉煌的北京奥运会提供了坚实的法律保障。时至今日,很多工作仍在继续。

    背景:从北京两次申办奥运会,到2001年申办奥运会成功,然后是历时7年的筹备工作,到举办一届有特色、高水平的奥运会,以及奥组委的善后工作,再到2015年申办冬奥会成功,刘岩都有幸参与。而他,也把人生中最重要的20多年全部献给了奥运事业。

  受访人:刘岩(国家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司长,曾任北京奥组委法律事务部副部长)

  记者:你能否简单地介绍一下法律事务部在北京奥组委承担着什么样的角色,其职能如何?

  刘岩:2001年8月,北京申办奥运成功不到一个月,北京奥组委筹备办公室就设立了法律事务组。在中国组建的国际国内经济、文化、社会、体育活动组织机构中设立法律事务部,北京奥组委开了先河。这是中国体育界法律进程的一个需要,也是一种进步。

  这个部门从成立那天起,工作目标就非常明确,即以“为办好一届有特色、高水平的奥运会提供及时、有力的法律保障”为基本出发点,妥善处理中国国情特别是法律环境同当今奥运会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下的法律关系,尽快建立健全以合同监管、知识产权保护为重点,以认真履行《奥林匹克宪章》和《主办城市合同》及中国政府、北京市政府和北京奥组委承诺的国际义务为原则,符合中国法律法规规定和国际体育惯例,并能充分满足北京奥运会组织管理需求的,结构合理、运行高效、组织有序的法律工作体制和保障机制。

  记者:在法律事务部成立之初,经历了怎样的过程?是否有阻碍?之后是如何解决和克服的?

  刘岩:在北京奥运会申办成功之时,国内对于奥运会法律工作,无论是实务部门的经验,还是理论部门的认知,都接近于“零”。按照常规,新的奥组委成立后,都会派人去即将举办奥运会的国家学习和考察,北京奥组委派出了几十名工作人员去雅典奥组委实习。然而,雅典奥组委拒绝了北京派出的法律工作者。原因很简单,雅典奥组委法律事务部文件是不公开的。因此,北京奥组委法律事务部的工作基本上是从奥林匹克法律事务的全新研究开始的。从组建之初,法律事务部就努力建设忠于法治、精通业务、团结奋斗、奉献奥运的法律工作团队,从积累中探索,从实践中总结。经过几年的奋斗,北京奥组委法律事务部当之无愧占据了中国奥林匹克法律事务的最高端、最前沿。我们的法律实践经验,是从数千份合同中积累起来的,是在对数千起侵权案的查处中积累起来的,是在同国际奥委会无数的电子邮件和电话中积累起来的。

  记者:有人认为,奥组委法律工作和奥运会相关的法律服务是同一个概念。事实上两者有比较大的区别。你能为我们解读一下二者的区别吗?

  刘岩:奥组委法律工作和奥运会相关的法律服务不同。奥运会相关的法律服务,是指直接、间接涉及奥运会的商业或非商业活动乃至一些个人事务的法律业务。北京奥组委法律工作是以奥运会筹办过程的各个环节的重点工作为核心,以知识产权、合同管理、争议解决、广播电视、赞助活动、政府法制协调等为重点领域,为奥组委提供法律保障。北京奥组委法律工作是奥运会核心层面的法律业务,法律事务部是承办奥运会法律事务的主力军。

  记者:你觉得法律事务部在奥运期间所作的工作,对日后体育赛事发展及2022年冬奥会的筹备工作有哪些积极的影响和帮助?给我们未来的工作带来了哪些宝贵的经验?

  刘岩:北京奥运会以及奥组委的立法工作经验、法律工作经验,都是可借鉴、可复制的。2022年冬奥会之所以能够申办成功,与我国成功举办2008年奥运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就北京冬奥会筹备工作中的法律事务而言,首先,要进一步提高对法治冬奥的重视程度,加强法治冬奥的宣传与教育,加强对奥林匹克规则的介绍;其次,必须遵守国际规则,履行对外承诺,维护中国法制统一;第三,高质量地完成事关冬奥会的立法任务;第四,严格行政执法,为冬奥会营造良好的法治、市场、治安、社会、大气环境;第五,建立健全冬奥会重大决策的前置性法律咨询论证和审核机制,确保决策科学、程序正当、过程公开、责任明确;第六,抓紧调集奥运法律人才,组建冬奥组委法律事务部,承办冬奥会法律业务,并且推动奥运法律学术研究。

  记者:两次申办奥运会,你都参与了,一定有许多故事吧?能说说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刘岩:1993年7月13日那夜,我留守在奥申委北京值班室,当申奥失败的消息传来后,电话响了,接起来,不知道对方是谁,只听见他在放声痛哭。那天夜晚,也许是我迄今为止最痛苦的时刻。2001年9月23日,我同样在北京奥申委值班室等待消息。晚上10点多, 当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宣布第29届奥运会的举办权属于北京时,中华大地欢声雷动,全球华人激动不已。大家在奥申委的大本营里欢呼跳跃、相拥而泣。来自全国各地、全球各地的祝贺电话、传真再次打爆了北京奥申委的话机。第一位打进电话的人也在电话里泣不成声“我说不出什么,我太高兴了。”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那一刻我体会到,个人的成败得失实在是微不足道,只有把个人的工作同国家民族的事业联系在一起,才能感觉到莫大的幸福!

                                                                                              原载《中国体育报》

【打印】    【关闭】